三舞晴乐

本命三舞,初心虹蓝,沉迷晴乐低产文渣,手残党,爱好和平,更文什么的 看心情

晴乐同人《人生若只如初见》第二十九章

失踪人口回归,回来填坑,本文主晴乐,副博狼,带酒红,茨草等CP,有刀子有糖,手游剧情向
————分割线————
晴乐同人《人生若只如初见》第二十九章 茨木与莹草
“这是……”
看着眼前的这一幕,即使是八白比丘尼也都呆住了,莫不是亲眼所见,他们都不会想到,神乐竟然会如此高超的灵术。
只见,神乐闭着眼睛,让红光渐渐的将晴明笼罩,转眼间,他身上的鲜血不在流淌,渐渐的凝结,凝固,而晴明的脸色也在红光的照耀下,红润了不少,呼吸也恢复了正常。
酒吞看着眼前的景象,不由得扫视了身旁的红叶一眼,想必此刻她已经看懂了吧!
这终究是两情相悦……
红叶望着神乐,半晌说不出话来,这也难怪了,看来晴明大人选择了她也不是没有道理,毕竟……
她真的很强。至少在这一点,自己真的不如她。
红叶将头撇了过去,不再让别人看到自己的脸,即使大家都看得出来,她早已为此泪流满面,但她还是愿意再欺骗自己一次,就这一次……
身旁,他摇了摇头,无奈的叹了一口气,双手将她从身后,缓缓环抱。
“傻瓜……”
红叶抬头,望着比自己高上不少的红色长发,突然间,泪水止住了。
这,就是有人关心的感觉吗?
她哭了,也笑了……
……
庭院
这一次,晴明等人倾巢而出,可就苦了犬神,自从有了上一次黑晴明破坏庭院的教训,晴明再也不敢对此放松警惕,每每自己外出的时候,都会留下一个人或者一只式神看守庭院。
而这一次,犬神身为晴明的式神之一,值得履行自己犬族看家护院的职责了。
但是犬神也是百般纳闷的,明明白狼和自己一样,都是犬,为什么就要如此的区别对待呢?好吧,人家白狼可是有博雅照着的人,只有自己又没实力,又没后台。
但是,这一次,犬神真的要疯了,晴明不过就出去了一个下午,然而此刻,庭院里却来了几位不速之客,虽然都已经是“老熟人”了。
眼前,在那棵四季盛开的八重樱,坐着一男一女,女孩娇小可人,深绿色的长发扎成马尾辫,身着一身绿色的短裙,手执一朵巨大的蒲公英,看上去十分的可爱。
而另一边的那位男子,和这位女孩就成了鲜明的对比,伟岸的身姿,飘逸的白发,只是他有一支手袖下却是空空的,似乎是一只断臂。但这并不影响他的威严,气势。
看着眼前的这两位,犬神有些略显无语,那位女孩叫莹草,是来找白狼的,那位男子就是平安京大名鼎鼎的茨木童子,而他是来找酒吞的。
然而,很可惜,晴明一行人,到现在都还没有回来。
八重樱下,茨木没好气的白了战战兢兢的犬神一眼,道:“晴明呢?怎么还不把挚友带回来?挚友之前告诉我,他今天去找晴明的,是不是遇上什么麻烦了?”
“才不会呢,白狼那么厉害,一定不会出问题的!”八重樱的另一边,莹草有些柔柔的接道。
她紧握着手中的蒲公英,满脸期待的望着庭院的门口,期待着那位大人的到来,但是她紧锁的眉头,却出卖了她那颗有些担心的心。
茨木冷哼一声,道:“白狼是谁?有我挚友厉害吗?我看晴明八成已经败在了我挚友的手下,任由他支配。”
“才不是呢!”听了茨木的话,莹草瞬间急了,猛地站了起来,紧盯着茨木,眼中还带着几分怒意。
“白狼那么厉害,怎么可能会输了!”
“哼,怎么不可能,我挚友可是大名鼎鼎的鬼王,平安京最强大的妖怪!”
“那也不可能,即使是鬼王也不可能是完美无缺的。”
“可我的挚友就是如此的完美,毫无瑕疵。”
今日,犬神表示自己狠心累,需要帮晴明看家护院不说,还要听着眼前的这两位迷弟迷妹因一个很奇怪的问题争吵,而且……
不知道为什么,看着他们争吵,犬神突然有一种被喂了一口狗粮的感觉。

晴乐同人《人生若只如初见》第二十八章

本文主晴乐,副博狼,带酒红,茨草等CP,手游剧情向,糖和刀子都有,祝食用愉快。 ————分割线————
第二十八章 天神狐火
血染红了天际,月色下荡起泪行,鲜血染红了他的白发,月光浸透了她的泪花。
神乐看着在爆破中寸寸碎裂的言灵•盾,眼中除了泪水再无其他。
“不要!”
月色下,她歇斯底里的呐喊着,爆炸扬起了沉埃,隔绝了她与晴明的世界,可是她依稀能看到,能够清楚的看到,沉埃中,那道向后倒去的身影,还有那飞溅的血花。
这一刻,一股强大的灵力突然从神乐的身体里迸溅而出,而博雅也终于控制不住怀中的神乐,让情绪失控的她逃落了他的怀抱。
“糟了。”
博雅暗骂一声不好,虽然他也很担心晴明,但是对方可是鬼王啊!以神乐的力量能敌得过他吗?
但是下一刻,博雅却什么都说不出来了,有变化的,不仅仅是神乐,还有一旁的小白。
和上一次面对黑晴明到时候一模一样,神乐爆发,小白也产生了巨大的变化,他不再是那个像狗一样的萌宠,转眼间便化作了三人之高的巨型白狐,褪去了可爱,染尽了妖媚。
然后,博雅就什么也看不见了,因为那道突如其来的红色天火,迫使他无法睁开自己的眼睛,耀眼的天火,悲愤的心头,是她再一次为了他而守护。
虽然看不到,但是博雅可以感受得到,在天火的愤怒之下,酒吞也已经受伤了。
天火渐渐散去,神乐软软的倒在了博雅的怀里,颤抖着身躯,低声的哭泣。
不是她不愿意放声大哭,而是她早已失去了哭的力气。
八百比丘尼呆呆的站在原地,手中的法仗失去了以往的光辉,看着眼前受伤的酒吞,她看着神乐目光微微的变了,不再是温柔的淡雅,现在的她,身旁散发着一股黑色的戾气。那明明是晴明的式神,为什么神乐能够一而再再而三的操控着他?
晴明,究竟还隐瞒了她多少的事情?
戾气伴着暮色,暮色染着血迹,血迹陪着泪花,泪花燃尽了天火。
身旁,原本担心晴明的妖刀姬突然感受到了这一股戾气,余光扫视了一眼八百比丘尼,脸色阴沉了,她不动声色的走到了八百比丘尼与神乐之间。
四目相对,谁也没有开口。
而此刻,红叶也早已跪倒在地,泣不成声,望着晴明染尽枫叶的鲜血,望着酒吞胸前血肉模糊的伤口,她的心,忽然有一种被撕裂的疼痛。
她爱和爱她的人都在此刻受了不同的伤,而这一切的缘由,却只是她一个人的自私。
今日,她看透了,原来所爱的人,早已有了自己的挚爱,而爱着她的人,早已深陷其中,迷失了自己。
若能早一点看透,一切是否能够变得不再一样?
她默默的捧起地上染红的枫叶,流下一滴黑色的泪水。
一股黑气,渐渐的从她的身上散去……飘散到了空中,最终化作了一道飘渺的虚无......
想要开怀大笑,却已经失去了大笑的力气,手缓缓的垂下,最终露出一抹狡黠的微笑。
因为,他赢了……
红枫林里,酒吞震惊的望着倒在博雅怀里的神乐,半晌说不出话来,他怎么也没有想到,这个看似弱小的少女,居然会拥有那么强大的灵力,难怪,晴明曾经称她为通灵少女。
可是,这一切还不止如此,月色下,皎洁的月光透过破败的枫叶,照耀在沉埃上,尘埃渐渐散去,恢复了它往日的宁静。
但是……酒吞却看见,在朦胧的尘埃后,在残破的枫树下,还有一道人影。
他……还站在那里?!

这里是阴阳师的语C群
有CP
最好是BG的
但来者不拒
这个是一个新群
人还很少
欢迎加入

告白与告别

此为告白告别系列,分几个版本,糖和刀子都有,注食用愉快。
————分割线————
一句告别【现代版(虐)】
晴明•神乐
晴明:临别时刻,梦醒之余,却忘了该如何洒脱。
神乐:邂逅过的,蓦然回首,再也没有惊心动魄。

博雅•白狼
博雅:弓箭清脆,灯火幽微,揉皱你的眼眉,谁会记得谁?在这最后的年岁。
白狼:你的老去我不能陪,终烟波里化作灰,谁愿记得谁?在这最美的年岁。

茨木•莹草
茨木:春秋开落,夤夜闪烁,光阴却只剩方寸。
萤草:迢迢河汉,萤火坠地,此刻已不再恰逢因果。

酒吞•红叶
酒吞:花飞梦散,蝉尽秋到,今已着尘埃。
红叶:舞久离别,悲不成悲,十分红处,今已成灰。

大天狗•雪女
大天狗:风已过,落霜叶,雪罢各分袂。
雪女:雪未歇,苦寒梅,悠悠道久别。

阎魔•判官
阎魔:是你吻开笔墨,染了我眼角的泪行。
判官:行尽处烟云沧海过,也许只在笔尖停过。

告白与告别

此为告白告别系列,分几个版本,糖和刀子都有,注食用愉快。
————分割线————
一句告白【现代版(甜)】
晴明•神乐
晴明:你不用长高,因为我会弯腰。
神乐:我想长大,只愿看清你的面庞。

博雅•白狼
博雅:陪你布鞋到高跟。
白狼:伴你校服到西装。

茨木•莹草
茨木:吾愿忘记自己,只求在最美的年华遇到最美的你。
萤草:我求自己枯萎,只愿能化作你窗前的繁星萤火。

酒吞•红叶
酒吞:你一引,我懂进退。
红叶:你一牵,我舞如飞。

大天狗•雪女
大天狗:我陪你从昨日到未来。
雪女:你伴我从惊蛰到霜降。

阎魔•判官
阎魔:你若憔悴,我替你明媚。
判官:你若褴褛,我为你彩绘。

晴乐同人《人生若只如初见》第二十七章

本文主晴乐,副博狼,带酒红,茨草等CP,手游剧情向,糖和刀子都有,祝食用愉快。
————分割线————
第二十七章 血染赌约
“好!”
在他一字之下,敲定了这一场极不公平的赌局,可是明明知道这是一次不公平,荒唐的赌局,甚至,自己将会就此搭上自己的性命,但他还是义无反顾的答应了。
因为,不知何时,在他的心里,已经有了超越生死的东西,即使他一直都不曾发现。
究竟是从什么时候开始,曾经无所顾虑的他,也有了自己想要守护的东西。
“晴明!你不能这样!你会死的!晴明!”
博雅怀里,神乐焦急的朝着晴明呼喊着,奋力的挣扎,想要摆脱博雅的控制。
但不知是因为博雅的力气太大,还是因为焦灼而分寸大乱,无论神乐如何挣扎,都无法挣脱博雅但怀抱。
努力控制着自己怀里已经有些疯狂但神乐,博雅的心也是万般焦灼,晴明不是神乐,有着能够自我恢复的身体,他更不是八百比丘尼,拥有不死之身,他不过是一个比较强大的阴阳师罢了,更何况现在的晴明,还不是完整的晴明。
晴明缓缓的回过头去,视线有些故意的避开神乐和博雅,却不料与另一双蓝色的眼睛对上了。
“你不值得。”
没有开口,只是单纯的哑语,八百比丘尼注视着晴明的双眼,蓝色的眼眸中似乎闪过一丝怒火,却又带着万般心痛。
值不值得,他自己知晓。
“言灵•守!”
一句简单的咒语,巨大的结界将晴明和酒吞团团护住,这是他们之间的赌约,不允许有外人插入。
“你是个男人!”
看着晴明如此决然的内心,即使是酒吞童子也不由得发出一声感叹,不怕死的人他见得不少,但像晴明这样,明明有生的希望,却因为心中的执念,依旧选择一条“绝路”的,还是第一次。
或许红叶喜欢他,也不是没有道理。
出于对晴明的尊重,酒吞此刻举起了身后的大葫芦,却迟迟不肯发动攻击,他皱了皱眉头,神色凝重的道:“你准备好了吗?”
却不想他居然淡然一笑,仿佛只是在做一件如同喝水一般简单的事情,生死交战,仿佛从来不存在一般。
晴明微微一笑,宛若一道清风拂过,悠然安详,他轻声道:“当然。”
就这样简简单单的一个笑容,却让酒吞不寒而栗,究竟是什么样的心理,让他在生死之间笑得如此坦然。
但是,酒吞自然不会因此而放过晴明,因为他的心里,也有着属于自己的执念。脸色一沉,酒吞身后的鬼葫芦已经亮起了嗜血的红光,葫芦张开血盆大口,锋利的锯齿仿佛要将晴明的身体在下一刻撕成两半。
“酒吞!你快住手!”
结界外,红叶早已面色煞白,焦灼的呼唤着酒吞,但是这一次,酒吞却没有像往常一样,对她言听计从,红色的枫叶不断从她的手中抛出,却无法打破他们之间的隔阂。
暮色苍茫,寒风凄凄,红枫林,红血战,他聚集了妖气,鬼之葫芦锯齿锋利,殷红的妖气似炮弹一般发出,在空中划过一道血痕,不留情,亦绝情。
他就这么站在原地,缓缓的闭上眼睛,独自承受着这一切,眼前漆黑一片,却满是她的身影。血红的妖气在他的面前不断放大,宛如要让他永世无存,可他脸上的坦然,却又永远存在。
轰——
噗!
一声声爆炸,一次次破碎,在血染红枫林中,留下了死亡的烙印。
一抹血痕与一旁的红枫融为一体,殷红、血红,瞬间将那一抹蓝吞噬。
血留痕,守破碎,那一刻,从他身上划出的那一抹红,早已化作天地间最哀伤的颜色……

晴乐同人《人生若只如初见》第二十六章

本文主晴乐,副博狼,带酒红,茨草等CP,手游剧情向,糖和刀子都有,祝食用愉快。 ————分割线————
第二十六章 晴明的决定
“这都是我必须去做的事。”
淡淡的留下这样的一句话,眼神中带着前所未有的坚定,神乐受伤的事情对晴明的打击很大,这一次神乐受伤,晴明的感触与前几次都有所不同,之前不过就是有些心疼,而这一次。
就方法神乐的伤,就是落在自己的身上一般,无比的刺痛。
他,究竟怎么了……?
望着迎面走来的晴明,望着他坚定不移的目光,酒吞竟然下意识的向后退了一步,晴明身上散发出来的气息,居然让他感受到了威胁,这究竟是怎样的一种气势啊!
人们都说,坠入爱河的女人是可怕的,但不知怎的,酒吞却觉得此时的晴明,要比癫狂的红叶更加的可怕。
“你想干什么?”
为了不在气势上输给晴明,酒吞率先开了口,刚刚退后的一步,也重新迈上,晴明说没错,无论是为了神乐还是为了红叶,这都是他们必须面对的。
看着重新恢复鬼王之威的酒吞,晴明的气势也丝毫未减,他不过是一个弱小的人类,却敢于挑战大江山鬼王的威严,仅仅只是这一份勇气,都足以让人敬畏。
晴明的狐眼凝视着酒吞,血迹未干的嘴唇吐出一串沉重的话语,仿佛祭祀仪式前的咒语。
晴明沉声道:“酒吞,我们赌一场吧!”
“哦?一个人类就敢和我赌博,说吧,你想怎么赌?”
酒吞带着一丝蔑视赌回答着,却不想晴明始终不动声色,就这么坦荡的无视了酒吞的蔑视。
晴明继续道:“如果我赌赢了,那么你和红叶就都要分别答应我一件事,若是我输了,那就任由你们处置便是。赌赌方法由你定。”
“等等,这明明是我们之间的赌局,为什么要拉上红叶?”一听到要拉上红叶,酒吞就不乐意了,其他的事情他都不怕,但就怕红叶出事了。
岂料,一旁的博雅却在一旁说起了风凉话。
学着刚刚酒吞看晴明的那种蔑视的眼神,博雅对着酒吞,满带嘲讽道:“怎么?没听见晴明刚刚说让你出题吗?晴明本就处于弱势,还让你出题,不多付出一点代价怎么能行呢?而且在你出题的情况下,你不会没有底气赢吧!”
经过博雅的一番嘲讽,酒吞骨子里那股属于鬼王的不服之气终于被激发了,狠狠的瞪了一眼博雅,随后转向晴明,他到底要看看,这个人类到底有多大的能耐!
“好!这场赌局本王接下了,依你之言,你若赢了,我和红叶就都答应你一件事,你若输了,那就休怪本王无情了!”
“我们就赌一场,只要你能在毫不防御的情况下,在本王的攻击之下还能站立,就算你赢,反之我赢。”
“不行!”
酒吞话音刚落,在场的各位就都淡定不了了,就连红叶也站了出来,开什么玩笑?晴明对付酒吞本就够呛了,还要在好不防御都情况下硬撑酒吞都攻击,这分明就是想要晴明都命啊!
但是这一次,晴明却沉默了,静静的望着酒吞,眼中闪过一道凌厉都光芒。
见晴明不语,酒吞这一次也出奇的没有理会红叶,朝着晴明,蔑视道:“怎么?不敢了吗?”
或许就是这样道一句话,也可能是其他的原因,暮色之下,月色朦胧,不知为何身为阴阳师的他,却在这时被一层蒙蒙的妖气所笼罩。
“好!就赌这个”

告白与告别

此为告别告白系列,分几个版本,糖和刀子都有,祝食用愉快。
————分割线————
一句告别 【古风版(虐)】
晴明•神乐
晴明:唐伞难掩旧时雨,一眼万年如陌路。
神乐:清风明月几时有?与君不见生别离。

博雅•白狼
博雅:箭残血滴一过错。
白狼:弦断泪落再错过。

茨木•莹草
茨木:心如断茎摇曳,思念旦暮未歇。
萤草:淤泥中凋零,生离中死别。

酒吞•红叶
酒吞:血染红枫悲若画,鸳鸯瓦冷霜华重。
红叶:一人饮酒独自醉,翡翠衾寒谁与共?

大天狗•雪女
大天狗:疏雨未歇,风若细字终潦草。
雪女:风露渐沉,霜如白头寸心灰。

阎魔•判官
阎魔:一笑同泯,生死得丧几送迭?
判官:一别而尽,不见当年故人游。

告别与告白

此为告别告白系列,分几个版本,糖和刀子都有,祝食用愉快。
————分割线————
一句告白 【古风版(甜)】
晴明•神乐
晴明:桔梗花开彩蝶过,窗前蝶舞唯花落。
神乐:初见黑夜明月下,相约锦鲤烟云上。

博雅•白狼
博雅:会挽雕弓,箭指苍天道真言。
白狼:拉弓满月,弓如霹雳读我心。

茨木•莹草
茨木:河塘清浅,灌木无刺。
萤草:季夏花开,腐草为萤。

酒吞•红叶
酒吞:金樽清酒映你墨发。
红叶:夕阳红枫留你深情。

大天狗•雪女
大天狗:青山不老,因雪白头。
雪女:风雪依稀,终白发尾。

阎魔•判官
阎魔:一笑相逢,执手相看流连还。
判官:一樽却醉,惊鸿二字入梦来。

告别与告别

此为告白告别系列,有几个版本,有糖有刀,祝食用愉快
————分割线————

一句告别 【剧情版(虐)】

晴明•神乐
晴明:人生若只如初见,谁都不愿,一错再错。
神乐:等闲变却故人心,哪里值得,恋恋不舍?

博雅•白狼
博雅:遇你无悔,只叹漫漫人生短。
白狼:愿初不见,却惜无道随你去。

酒吞•红叶
酒吞:明知道不可能,却始终放不下,你的离去,只能怪我曾经的蒙昧。
红叶:不是我无情的离去,而是我终究放不下那颗心。

大天狗•雪女
大天狗:情,亦我无所欲也,义亦我所欲也,二者不可得兼,舍情而取义者也。
雪女:心,早被冰封,风撞能够入雪,却也只是与雪擦肩而过。

阎魔•判官
阎魔:此意有根,日日夜夜,终不得。
判官:此意有心,复复年年,总束缚。